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我省举行野生动物摄影年赛获奖作品座谈会
发布日期:2019-11-05 10:21访问次数:
  我省拍照师鲍永清和樊尚珍在2019英国野生动物拍照年赛摘得大奖的音讯引起了国内外拍照界、文艺界颤动。10月30日,省文联、省拍照家协会安排省内外拍照师举办世界野生动物拍照年赛青海获奖著作座谈会。
  
  本年的竞赛中,鲍永清的著作《存亡对决》从48000多张相片中锋芒毕露,荣获哺乳动物类别年度总冠军,取得“年度野生动物拍照师”头衔,这也是我国拍照师初次获此殊荣。
  
  鲍永清说,《存亡对决》的拍照地址位于祁连山国家公园青海片区天峻县境内,相片中两只动物分别是藏狐和喜马拉雅旱獭,都是青藏高原上的特有物种。
  
  拍照师樊尚珍的著作《雪域精灵》取得单项冠军,其他拍照藏野驴的著作取得提名奖。
  
  两位拍照师的获奖著作将组成2019年度野生动物拍照师展,在世界6大洲的60多家展馆展出。据媒体报道,本届年赛评委会主席罗兹·基德曼·考克斯称誉说:“著作诙谐和惊恐并存,捕捉到了大天然的戏剧性和紧张感。从拍照视点讲,它简直是完美的瞬间。这张相片最不同的当地在于,你每次看到它,都会觉得,‘哇,好特别啊’,而且这种感觉会贯穿始终。”
  
  英国野生动物拍照年赛是由英国BBC《野生动物》杂志与英国天然历史博物馆1964年联合创办,目的是经过拍照让更多的人注重天然及野生动物维护。如今,这项大赛已成为全球规划和影响力最大、世界野生动物拍照领域最具权威性的一项尖端赛事和环保活动,被称为世界野生动物拍照界的“奥斯卡”,享誉全球,吸引全世界顶尖的专业拍照师参赛。
  
  “这是青海拍照界的一大突破。”“这是布衣动物拍照师的胜利。”“他们作为世界尖端的拍照师,已经取得了世界拍照界和世界野生动物拍照界的认可。”“他们用印象记载了发作在青海大地上最原始、最天然、最震慑的一幕。”座谈会上,来自省内外的拍照师对鲍永清和樊尚珍的著作赞誉有加。
  
  青海省拍照家协会主席蔡征说,第一时刻听到两位拍照师获奖的音讯,很激动,很振作。当获奖音讯像雪花般飘来的时分,全国、全世界都被他们震慑,为他们自豪。两位青海拍照师获奖,这是青海拍照界的大事,也是我国拍照界的一大喜事。
  
  蔡征说,祁连山是我国西部最重要的山脉之一,有着绿色之源、生命之源的美称,有着丰厚的野生动物资源。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给拍照师鲍永清带来了灵感。他经过长期努力,拍照到了每位拍照师都想拍照的“决定性瞬间”,这是一种对天然最真实的记载,也是社会现实的真实反映。这样一幅优异的拍照著作相同有优异的艺术特征,这一瞬间的抓取给人的感受是出人意料的,是有生命力的。
  
  曾取得英国野生动物拍照年赛“濒危物种”单项大奖的我国拍照家奚志农经过视频连线,表达了他对两位拍照师著作的解读。他说,鲍永清、樊尚珍两位拍照师拿到了我国拍照师迄今为止的最高奖项,这是世界拍照界对我国拍照师的认可。
  
  奚志农说,青海有着我国最丰厚的野生动物拍照资源。当前,青海正在积极建立国家公园省,方针优势突出,期望更多的青海拍照师把镜头转向广阔的青藏高原,注重全世界那些共同的青藏高原生态系统及生物多样性,拍照出愈加优异的著作。
  
  本版图片均为鲍永清拍照著作。(受访者供图)
  
  把我国的野生动物介绍给世界——本报记者专访拍照师鲍永清
  
  记者:您是什么时分知道自己获奖的?
  
  鲍永清:这次去英国,去的时分还不知道是年度总冠军。当时只知道,有4位我国拍照家的5张片子进入最后的100幅相片,我和樊教师的著作也在其间,他的拍照著作《雪域精灵》取得野生动物类冠军。
  
  我申报的是哺乳类奖项,也是奔着这个奖项去的。到10月15日大奖揭晓的时刻,大屏幕上呈现我的相片和名字,我才知道自己获奖了。
  
  记者:您的获奖著作《存亡对决》是怎么拍照的?
  
  鲍永清:拍照当天,我带着长焦镜头到藏狐的巢穴邻近。当时,藏狐潜伏在土拨鼠洞穴邻近的一个山坡下。藏狐朝着土拨鼠的方向匍匐前进,移动至不到5米的当地后,开端攻击,它一口咬住土拨鼠的脖子。两只动物不停搏斗,我快速拍下了这个瞬间。
  
  后来,土拨鼠的其他两只火伴前来救援,试图驱逐藏狐。但五六分钟后,受伤的土拨鼠渐渐失去知觉趴在地上,藏狐趁机脱节,叼着猎物离去。
  
  图片中的这只藏狐是三只幼崽的母亲,跟着藏狐幼崽不断长大,对食物的需求添加,藏狐妈妈需求支付更多的精力和时刻捕捉鼠兔,尽管草原上有许多鼠兔,但捕食成功率很低,如果能捕捉到一只喜马拉雅旱獭则能解决幼崽数天的食物需求。
  
  记者:您怎么看这次获奖?
  
  鲍永清:我们国家有许多的野生动物拍照师,和他们比较,我是一个走运的人。
  
  这次,我能代表我国拍照师去领奖,是一件特别自豪的工作。因为英国野生动物拍照年赛已经办了55届,我国人是第一次取得最高级其他奖。经过努力,能在世界舞台上把我们国家本乡的、特有的野生动物介绍给世界,我非常高兴。
  
  记者:您拍照野生动物的初衷是什么?
  
  鲍永清:我从2012年开端,连续7年在海北藏族自治州天峻县拍照野生动物。最初想到拍照,仅仅期望能给家园的孩子们一个认识家园、热爱家园、了解家园这片美丽土地的时机。
  
  这几年下来,我拍了雪豹、岩羊、藏狐、赤狐等各类野生动物,给家园的孩子们叙述了许多野生动物的故事。这样的故事,让家园的孩子们愈加喜爱天然,注重生态维护。
  
  记者:对于野生动物拍照师来说,哪些质量是最珍贵的?
  
  鲍永清:我觉得拍照野生动物,最重要的便是执着的投入。我在祁连山连续7年拍照野生动物。经过拍照,我慢慢了解了它们的生存境况,也经过它们,我得以走近天然万物。这让我的思维会发作很大的改变,以前便是记载一下,抓拍一下,但跟着深入拍照,我感觉野生动物和人类是一样的。连续跟踪拍照多年,我从心里觉得,我有责任把最真实的天然界经过印象的方式展示给大家,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天然界。
网站地图